首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 – 讓澳洲主流社會看到了「台灣」!
我們永遠忘不了在那兩天黃塵滾滾的豔陽日下,我們一起用汗水寫下了歷史,我們一起讓澳洲主流社會見識了團結力量大的族群意義!
林俊宏律師
澳洲昆士蘭台灣商會會長
首屆台灣嘉年華發起人暨執行長

第一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這個歷史性的台灣族群園遊會,終於在2012年順利的揭開序幕。當看到澳洲主流的Courier Mail (Sunday Mail)、Southern Star (Quest)、Herald Sun報紙、Channel 9、SBS電視台與ABC及4EB民族廣播電台的報導台灣嘉年華活動內容時,我們認為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。

在我個人多篇陳述中,曾經提到,舉辦「台灣嘉年華」活動的最大意義在於「藉著活動增加族群的曝光率」,要如何達到這個目的,我們的團隊一致認為:邀請澳洲政要參加活動,會是最好的宣傳手段,尤其能要請到聯邦自由黨黨魁Tony Abbott的參與,因為,在聯邦選舉箭在弦上之際,媒體會如影隨行的跟監自由黨黨魁Tony Abbott,進而吸引澳洲主流媒體對台灣族群活動的報導,這也是在主辦單位精心設計下完成的。在此,我要特別感謝我的好友布里斯本市長Graham Quirk的協助,來為昆州台灣族裔揭開了首屆台灣嘉年華的序幕,我更要感謝自由黨黨魁Tony Abbott的撥冗參加,因為他的到訪,9月22日晚間新聞及23日布里斯本各大媒體對第一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做了報導,是近年來,澳洲主流媒體對在澳台裔宣傳規模最大的一次,可以視為台灣僑胞替政府做出一次最成功的國民外交。

9月22日,在第一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開幕典禮上,台灣駐澳最高的政府代表張小月大使與澳洲政壇要角排排而坐,Tony Abbott甚至在會場中公開承諾,若聯盟黨下屆取得執政權,將恢復被陸克文工黨政府去消的每年聯邦部長訪台的行程,在場的台灣人,心中是有無限感動的。

回顧第一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的成立,這個活動籌備耗時一年多,雖然是由澳洲昆士蘭台灣商會發起,它是傾所有台灣僑團力量完成,觀眾給予越多的掌聲,越讓我們更謙虛的知道活動辦得不盡完美。但是,所有團隊的用心卻讓我深受感動。

當21日晚上凌晨,我的團隊還在喬節目流程時,首席副會長施伯欣憂心忡忡的向我報告,我就已經預見活動的不完美,但是,我的心裡告訴自己: 就讓自己留下一次不完美的人生紀錄又如何!留點改善空間給下一屆成長,未嘗不是第一屆團隊的另一項「完美」。我始終心存感激,也很慶幸自己沒有因為遇到挫折而半途而廢,因為,沒有參與就沒有期許,沒有期許就不會有抱怨,當然,活動當日,我收到很多鼓勵,更感謝聯盟黨黨魁Tony Abbott他留下腳步,屈膝蹲下與十個月大的台灣小女嬰Jasmine Li 合影,對這個可愛的小孩,第一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會是她永生難忘的日子。

萬事起頭難,回顧活動的籌辦過程,我們團隊有許多心酸史,尤其是在募款上,因為是第一次舉辦的活動,沒有實體可以呈現,讓許多人帶著質疑的眼光看待,無法取得共鳴,一開始更無法說服商家捐款,所以進展非常緩慢,到了中期,因為資金籌措不足還必須忍痛放棄連絡許久的「中華民俗基金會」與「實踐大學高雄校區原住民團體」組團來澳洲獻藝,種種困難,讓我們一度想要放棄。

在此,我必須特別感謝昆士蘭日報集團黃董事長黃素珍女士,在我們一籌莫展之際,她扛下募款的重責大任,運用了自己的所有人脈,範圍擴及雪梨與墨爾本,有了經費,這次活動才能進行,也要感謝大會的六位督導委員的贊助:他們分別是蕭素卿僑務委員、林淑敏僑務委員、陳秋燕會長、黃素珍董事長、溫錦文董事長、以及柯文耀僑務委員;當然,我要特別感謝多元文化藝術協會陳秋燕會長及她的團隊,她們擔下了大部分的文藝活動的籌劃與邀約,尤其在陳會長的精心設計下,將一項金氏世界紀錄的千人搖鼓活動併入了這次的台灣嘉年華,將大會的活動帶入了高潮;我更要感謝我的團隊在這段日子的全心投入,尤其是我的副會長施伯欣、劉宗澤與財務長張裕豐為了這次的活動不惜將家庭與事業暫擺一旁;最令人感動的,這次有許多留學生與渡假打工生前來幫忙,大家憑著一個「愛台灣」的信念將相聚在台灣嘉年華會場。感謝大家!你們是一群默默耕耘的無名英雄!是你們一起寫下歷史的新頁,締造了這項前所未有的輝煌佳績。

第一屆昆士蘭台灣嘉年華終於在掌聲中劃下的句點,Mt Gravatt Showgrounds回復了平日的寧靜,塵埃在會後那場及時大雨下落定,但是,所有參與這次盛會的朋友們,我們永遠忘不了在那兩天黃塵滾滾的豔陽日下,我們一起用汗水寫下了歷史,我們一起讓澳洲主流社會見識了團結力量大的族群意義!謝謝您們。